您当前所在位置: 黑白直播体育 > 24小时直播网体育 >
她腿张开的次数,决定了家庭兴衰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2-05 07:29

傻娟儿也一样,看孩子成了她的工作。

大明自小长的漂亮,精神儿,小嘴儿又会说。别看老歪说道不出来,但是心里太得意了。

几个妇女面面相觑,不知说的谁,然后一同瞅向算命先生。

老歪,就骂的更厉害了!

她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,可能耐坏了,结果鸟儿没掏着,弟弟从高高的树上跌了下来,当即摔断了一条腿,而且脸正好跌到了半截酒瓶子上,顿时鲜血直流。任她怎么抹血都抹不干净。

算命先生,把目光直接锁定到了秀珍的脸上。

然后,最明显的是,从此,他对这个丫头的 称呼也改了。

秀珍虽然不说话,但是心里也悄悄地憧憬过未来的生活。

不知道哪个有福的好小伙子,等着呢!

连外人都有点听不过去,但是老歪,就是天天这样不住声地训骂傻娟儿。

又过了一两年,大明到了上学的年龄,背起书包进入了村小学。要说这孩子也真是争气,老歪斗大的字认不了一箩筐,秀珍一个字儿不识,也没法教,但是这孩子门门功课都考第一。

“傻娟儿,滚着做饭去。”

他看着儿子大明,就梦想着,有一天大明长了出息,赚了大钱什么的,自己也算彻底翻了身,精神抖擞起来了。想得自己都能笑出声来。

秀珍痛哭流涕: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!

先生敲着竹板打那经过,突然就停了下来,喊:这位大妹子,有你一卦。

先生算得准,但价钱也贵,一卦20块。

老歪和秀珍想。如果将来能走读书这条路,虽然瘸了一条腿,庄稼日子不好过,将来靠笔杆子吃饭,在村里当个会计,做个赤脚医生,也是不错,说不定还能混个公家饭吃,将来要是到乡里的衙门上班,那就光宗耀祖了。

不仅如此,他们对傻娟儿非打即骂,特别是老歪,没给过她好脸色,没给过一句好话。

八年后,她终于生了第二个孩子,是个大胖小子。这个小子白白胖胖,大眼双眼皮儿,一头乌黑的头发,两只眼滴溜溜的,从小还挺爱说,每天小嘴巴巴的,人们都说:这孩子可不像他家的人,比这老歪强一百倍,比秀珍也精神。看来,有了这个小子,将来,这家的日子还是会翻身的。

村里人都有些看不过眼儿,怎么说傻娟儿也还是个孩子,再说了这么偏心眼子,对大明也未必是个好事儿。

那天,秀珍正坐在大坑边柳树根儿底下和几个妇女一起洗衣服。

原标题:她腿张开的次数,决定了家庭兴衰

闻敬

别人家的孩子,放学后放羊,打草,拾柴禾,唯有大明,放了学什么也不干,只要好好读书就行了。

秀珍听到这样的话,就会羞红了脸,也不搭话儿,只是低着头,把手里的活儿,干得更麻利了。

虽然家里穷,但是在吃喝穿戴上,老歪两口子也从没有亏待过大明。什么都置备的齐全,家里养的几只母鸡,下的蛋,也都给大明煮着吃了。其他人舍不得吃一口。

这是她的义务,愿意不愿意都得这么做。

只是太可惜了,好好的一个孩子弄成了个残废。

“这位大妹子,我看你这面相可不一般!”

那时候村子里,一般都是大的看着小的,有个人儿领着玩儿,就可以了。

人们真是替秀珍上愁,找了这么个窝囊废男人,又生了这么个半傻不精的姑娘。

“傻娟儿,滚着喂猪去!”

“我老歪,还是有本事的!”他总是这样得意地想。

秀珍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虽然长得算不上漂亮,但性子和顺、老实,实在,干活儿不惜力气。

可是,谁成想,唯一的哥哥不着调,二十五六岁还没娶上媳妇,当爹妈的着急了,就做了个决定:让秀珍给哥哥转一个媳妇。(转亲是怎么回事儿,可见我之前的长篇“转亲”)。

这样一想,他们又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“你个吃才货,除了吃你还能干点嘛!”

大明出事儿后,秀珍大骂、暴揍了傻娟儿一场,倒也没有再怎么样,一心照顾受伤的儿子,没心思也没有精力在她身上放。

人们都说:像她爹!

老师怎么教也教不会,十以外的数,数不过来,上了几年学,年年考倒第一,也不知道害臊,整天到点背着书包来,下课背着书包回去,孩子们连名 字也不喊了,直接叫她“傻娟儿”。

好在是“虎毒不食子”,老歪总是下不了手,把个傻娟儿给弄死。

以往,所有人都叫她“傻娟儿”,但是老歪两口子从来没叫过,都是叫她“娟”。

秀珍觉得等大明长大了,有了出息,她的苦日子就到头了。看着大明,她就觉得有了奔头。

于是,慢慢的,全村除了她的爹娘,都叫她“傻娟儿”。

转亲这事儿摊在哪个姑娘头上,都不高兴,性子烈的姑娘少不了一哭二闹三绝食,甚至以死相逼不肯就范,但是秀珍太懂事儿了,只听爹娘一说,家里的香火不能在哥这儿断了,哥寻不上媳妇,她作为妹妹,就有义务帮她转一个媳妇。

秀珍生了傻娟儿后一直怀不上孩子,眼瞅着别人家都生了二胎三胎,她也怀不上,婆婆天天给她脸色,骂她是个“吃白食的、不下蛋的鸡”!

虽然话儿不那么中听,但他心里是真高兴啊,心里像吃了蜜糖似的。

所以,能把先生恭恭敬敬往家请的,也没有几家。

这也没啥,秀珍精打细算,会过日子,又舍得吃苦,老歪虽然不精神,但是长得粗壮,也有把子力气,农活儿还是干得了的。

为了给大明治伤,秀珍家里地里的活儿,也全都抛下了,等到大明伤好后,她也不再敢把大明交给傻娟儿看,只是自己亲自带着,地里的活儿,大多是老歪一个人干,实在干不过来,秀珍要去,也得把大明带到地里。

大明这一场变故,简直,直接击垮了这个刚刚有点盼头的家。

也许这孩子是个读书的料!

他所能做的,就是一天骂傻娟儿一百遍,骂她怎么不去死,怎么摔断腿的不是她,怎么不让酒瓶子把她的丑脸给划烂了。

从小洗衣做饭,收拾屋子,长大些帮着娘给一家人纳鞋底、做鞋、做衣服,地里干活儿,样样行,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儿。

“真是糟践人!”村里的人都说。

傻娟儿吓得赶紧背着弟弟回了家。

大明在城里住了三个月的院,不仅愈发的白净了,竟然还无师自通学会了一口的普通话。

这次事故的结果:弟弟永远的瘸了一条腿,左脸上落下了一条长长的难看的疤痕,左眼视力几近于零。

老歪哥们儿多,家里又穷,婚后没一个月,爹娘便把他们分出去单过了。

这辈子,他自己是一眼看到头了,就指望着大明给他翻身了。

苦娘在她的那个年代,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秀珍。

苦娘

本来,这两口子就视大明如珍宝,有了这场经历,更是看成了命根子,不敢撒手。

农村人,有力气干活儿,就不愁饭吃。

就连村里人也觉得大明这孩子确实聪明。

这点儿,又让老歪很是得意,他觉得大明就是天资聪明。

也有的人听的多了,就哼一声:真是认不的北!就你这怂样儿的,还头拱地,头拱地能拱出个屁来!

但是自此以后,老歪便对她叫“傻娟儿”了,而且一口一个傻娟儿,喊得咬牙切齿,那声音里还带着一股子狠劲儿和恨劲儿。

“怎么不一头扎井里死了!”

哪知,这个傻娟儿,却把好好一个小子,他的全部希望和寄托,一个家里的未来给弄断了一条腿,弄了一脸疤,还差点废了一只眼,能不恨死她?掐死她的心都有。

凡尘俗世,尽在其中

外人都说:“秃护秃瞎护瞎,他们即使心里承认孩子傻,也绝不会这样叫!”应该是父母心底最后的挣扎吧!

秀珍就嫁给了他。成了他的媳妇。

可傻娟儿不管那一套。在家里她娘叮嘱了,她嘴里答应地好好的,一出门儿就不管不顾了,她想怎么玩儿,就怎么玩儿。

“明啊!好好学!只要你肯学,你爹头拱地,也供你上!”

那时候的20块,不是个小数目,能买个小猪仔子,养上一年就能变个大肥猪,买20块钱的小鸡儿,长大了公鸡卖钱,母鸡下蛋能撑起家里一年的盐、起子、碱面儿,能给孩子买一件过年穿的不错的现成褂子,买布自己做,能做一身衣服。

三间旧砖房,一袋子玉米面,四亩地。便是他们的全部家当。

老歪是真心疼这个小子啊。

这闺女上了学和那么多孩子往一块一凑,更凸显出她的毛病来了。

这句话,经常挂在老歪的嘴头上,连村里许多人都熟知了。

有一天,村里来了个算命先生,号称“活神仙”,算得可准了。

来年,他们添了一个闺女,可是闺女长着长着,人们都发现不对劲儿,眼睛瞅东西常常直勾勾勾的,笑起来也傻兮兮的,别人家孩子该懂的见识,她也不懂,倒是长得挺胖大,个子也高。

傻娟儿的衣服破了破着穿,脏了脏着穿,她长得又快,衣服常常吊着半截,裤子短的露着脚踝,就那么凑合着穿。

用了六年,好歹上完了三年级,十三岁的傻娟儿便退了学。整天在家里帮着她娘秀珍抱抱柴火烧烧火,做个简单的饭菜,别的活儿笨手笨脚也干不了,秀珍也懒得用她,不够着急的,还不如自己干了。

傻娟儿别看没心眼子,但嘴也厉害着呢,被老歪骂烦了,她就跟老歪顶:赖我呀!谁让你们让我看孩子!不就是摔瘸了条腿吗?又不是摔死了!瞅你们天天哭爹喊娘的样儿,不知道的还以为,家里死了人!

“傻娟儿,滚着抱柴禾去!”

秀珍也感到很欣慰:我呀!就指望着大明了!

有一天傻娟儿带弟弟去玩儿,她爬到树上掏鸟窝,弟弟也哭着喊着要上,她搬了砖,将弟弟举上墙头,又一路小心翼翼推着从墙头儿上把弟弟弄到了房子边,拖到了房上,又从房上,上到了树上。

“蔫头匪、窝囊废、活死人”,也是他的一系列绰号。

别看老歪糟囊,但是人家种儿不错!

她的男人,老歪,比她大了四岁。五短的身材,五官分开看都不成问题,凑在一起,怎么看怎么别扭,这还不算什么,关键是老歪不爱说话,也不说话,不是哑巴胜似哑巴,村里人称“三棍子揍不出个屁来”。

他不像卖豆腐、咸菜的买卖人,也不喊,也不叫,就推着车子慢悠悠地走,自行车把上绑着一个白底儿黑边,上面画着乱七八糟字符的旗子。

大明下半辈子可怎么办!

将来的日子可怎么过!

每天,大明跟在她的屁股后面,到处疯跑。

“傻娟儿,死一边子去,别在我眼前晃悠!”

“你死了我也松了心了!”

“让你死一百个死儿,也敌不上我大明一条腿!”

于是,先生就一边推着车子,在村里转悠,一边拿了一幅竹板 “呱唧呱唧”地打。

有的人不太信这个,觉得是迷信。

将来,谁要娶了秀珍这姑娘,可真是前辈子修了大福气!

当别人说:真没成想,老歪你能生出这么个好小子来。

有人为老歪的话所感动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!

一般的大一些的孩子看弟弟妹妹,都还算比较细心谨慎,大人嘱咐了不让去水坑池塘,不让爬墙上树,就认真地看着,不让弟弟妹妹爬墙上树。

而有的人,心里刺挠,想算,但看看价格,也就忍了。

纵使她心里有太多的不愿意,还是默许了。

他自己从小到大长的不招人待见,天天被人称“窝囊废、蔫头匪”,自己心里憋屈的很,谁成想,就自己这样儿的,竟然生了这么个好小子,那真是太给自己长脸了。

傻娟儿不上学后,也不会干什么活儿,她主要的工作是看孩子,领着弟弟大明玩儿。

秀珍结婚时的几件衣服嫌太鲜亮,就都给傻娟儿穿了。秀珍的成年人衣服太大,又舍不得剪,就从底边、袖口,往里缝进去半截,傻娟儿就那样松垮垮地穿在身上,经常开了线,就半边长半边短,秀珍也不及时给她缝,就那样搭拉着穿。

此时的老歪却一反常态,从一个“三棍子揍不出屁来”的活死人,在傻娟儿面前一下子成了成天叨叨个没完没了的婆娘似的。

也有人觉得大明将来说不定真能吃“文化饭”有个好出路。

村里的人们都夸:秀珍这孩子,是真过日子!

Powered by 黑白直播体育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